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防疫措施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防疫措施
 「今夏台中市爆发严重流行性病毒,疫情急速扩散中,请各位尽量避免出入公共场所,并且在一周内前往各地区指定医院做带原检验。」  市政府的宣传车在大街小巷穿梭着,平时熙来攘往的大街上,人潮明显变得稀疏。这波疫情简直就像当年的SARS一样的可怕,据说潜伏期长,不知不觉地就感染了,从发病之后到猝死不过短短几天时间。从发布警告到现在还没多少天,死亡人数累积已经破百了,搞得每个市民人心惶惶。  现在还会在大街上走动的,我想目的地大概都一样,就是前往指定医院做检验,一发现带原就要马上隔离治疗啊,不然会害死人的。现在对大家来说,进医院的一刻才是最危险的,因爲这里聚集最多人了,要是其中有人是带原者的话,后果不能想像。医院里的每个人都戴着三四层以上的口罩,并且在炎热的夏天依然穿着厚厚的长袖,全身上下包得一点肉都看不到。  「四百七十六号,刘敏君小姐。」  等了半天,终于从广播器听到我的名字,虽然医师检查的速度不慢,但是人数太少了,等候的民衆却是挤得大厅里里外外都是,根本不成比例。这三个医生是市政府医疗团队分下来各个指定医院的,并不是医院原本的医师,所以每个医院能派下来的检验医师就只有寥寥几人而已。  走进去诊疗间一看,这个医师也太年轻了吧,看起来就像医学院刚毕业不久而已呀,到底是会不会看啊?  「刘小姐,麻烦坐在那边,把口罩脱下来。」  「啊?会不会有危险啊?」  「没事的,诊疗间都有仔细地消过毒。而且戴着口罩根本不能检查。」  乖乖拿下了口罩,可是医生也没有立刻开始检查,只是眯着眼睛上下看来看去,根本就像一只色狼一样,看得我浑身不自在。干嘛!没看过美女呀!  「嗯嗯,真不错。好,嘴巴张开看看。」  我有点莫名其妙地张开嘴巴。  「嗯嗯,牙齿很白很整齐。好,手伸出来。」  喂喂,这到底是在检查什幺呀?不过我还是耐着性子伸出右手,医生把他的手搭在我的手腕处,把脉吗?不过这想法很快就被推翻了,他只是在我的手心手背跟前臂附近摸来摸去,这根本就像是在性骚扰?  「医生,请问这是?……」  「嘘,别吵。」  等到他摸得满意了,这次换把手掌贴在我的大腿上,然后轻轻捏了一下。  「喂!做什幺呀!」本小姐终于发火了,这家伙该不会是把真正的医生打昏藏起来了吧?  「哈,抱歉抱歉,我真的没有冒犯的意思。好了,检查完了,请在外面等候结果吧。」  这种检查感觉完全不能让人心服嘛,可是他的市政府医疗团的医师症看起来又不像是假的,到底是他不懂还是我不懂呀?虽然我真的是大外行……  「喂,老弟,很奇怪耶,感觉他根本是随便看一看,还趁机吃我豆腐。」  我奇怪地问着一起来的弟弟,他的号码比我前面,刚刚也检查过了。  「他根本是没检查吧,我才刚坐到椅子上,他看我两眼就叫我出来了……」  之后出来的爸、妈跟奶奶,也都表示检查有点草率,我们无奈地等着发布结果。总之要是没事的话,这一阵子就躲在家里等待疫情过去就好了。不过,很不幸地,我们一行五人之中,就是我被检验出带原,这真是晴天霹雳。    「喂!我不服啊,他都随便看一看而已,而且我感觉身体好得很呢。」  「请相信医师的专业,而且潜伏期是不会有症状,等到病发就迟了。」  护士小姐笑笑地对我解释。呜,我实在没办法反驳她什幺。  「不马上隔离治疗的话,你的亲人也会有生命危险啊。放心吧,现在马上治疗的话,痊癒的机会是很高的啊,拒绝治疗的话对谁也没好处。」虽然我不太敢相信那种专业,但我也不能让我家人一起冒险啊,只好看着爸妈他们先回去了。  「敏君,你不要怕阿,好好跟医生他们配合,听说几乎都能治好的。」  「嗯,放心吧,老爸。这里人多,你们快点回家去吧。」  无奈地跟他们挥手道别,唉…其实我觉得自己根本没得病。就在这时刚好需要隔离的病人达到一车十人的数量,我们就在护士站集合,搭车前往隔离治疗的地点─台中童综合医院的新馆。(不要认爲一批十人很没效率,检验出带原的比例根本非常低,如果要凑满一辆巴士,我大概要等到天黑吧。)  这新馆才刚盖好,整栋都只做病房的用途,而且目前还没什幺人入住,所以把原本的病人都迁移了,征用来当做隔离地点。还满奢侈的,每间房只住一人,大概是因爲楼很大而且病患其实不多。  我们十人在大厅等待分配的时候,陆续也有其他指定医院的十人进来报到,我这时才发现,不只我们这团,竟然在场的全都是年轻漂亮的女生,显然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同样的疑问。只是都没有人提出来,我也不晓得应不应该问,这真的是有点奇怪,但是这时候举手发问又似乎有点蠢。  最后我还是没有提出来。算了,关我什幺事,我只想赶快把病治好赶快出院就好了,嗯……虽然我还是想说我觉得自己根本没病。本来想说高中联考终于结束,可以好好玩它两个月,没想到碰上这种鸟事,我真是有够倒楣。  我在自己的病房等着,过了一会,刚刚带队的护士小姐进来了。  「我叫做林美茹,这段时间就是你们十个人的专属护士,有任何问题随时都可以问我啊。」林小姐优雅地笑着,她外表看起来大约高中年纪,也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不过她给人的感觉是那种少根筋的个性说,不知道本人是不是真的很迷糊。噢……天啊,她竟然连口罩也没有戴,我可以肯定她绝对很迷糊!  「林小姐,你们在这工作不怕被传染吗?还有,你会不会觉得被派来这边很倒楣啊?」记得之前SARS的时候,死得最惨的那个是在隔离医院工作的医生啊。  「不会啦,其实这个病根本不可怕……跟你说,我之前就是在这边隔离过的带原者,现在是自愿协助治疗的,我的本业并不是护士。」  再怎幺不可怕,连口罩也不戴会不会太嚣张啦?不过看她这样子倒也真的放心了不少,好像随便都医得好的样子…虽然我还是想说我觉得自己根本没病。要是治疗之中真的发现我其实没病,我一定要宰了那头好色的庸医。  护士小姐一面跟我閑聊,一面递给我一罐冰绿茶,从早上等待检查一直到现在连一滴水都没喝,真的好渴啊,我不顾形象地一口气干了半罐,哈,真过瘾。感觉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嗯……美茹,你真的不戴口罩啊?好歹这个病也死了百来个人。」  「老实告诉你好了,敏君,我们会得的并不是外面那种会緻命的病毒喔。你之后会感染的是一种能让你很舒服的病毒,舒服到什幺也会忘记了…」  「咦……?你说什幺……」  突然好想睡觉喔,奇怪了……怎幺会有两个美茹……?  「安眠药的剂量太重了,你不该一次喝半瓶的。」  嗯?美茹在说什幺?我都听不清楚了,我好想睡……  「抱歉,让我睡一下……」  「好的,请慢慢休息吧。」  哇,睡得好饱喔,伸个懒腰…咦?我的手,怎幺被绑住了?一下子清醒过来,我四肢被绑成一个大字型,躺在床上动不了,而且身上什幺也没有穿。这是怎幺回事?会不会太过分了!  「喂!外面有没有人呀?做什幺把我绑起来?」  喊了一次,没有回应,我又更大声地喊了一次。过了十几秒,美茹小姐才匆匆跑进来。  「哇……抱歉,我一个人要对十个,很忙的呀。」  「请问这是什幺意思?就算是带原者也不用这样啊,而且还……还把人家的衣服都脱光,到底是在做什幺啊?」  「啊,因爲治疗的时候会流很多……总之穿着衣服会很不舒服。」  美茹的俏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容,拿注射针筒抽了一些紫色的液体,打开盖子的时候,那瓶液体还冒着白烟,我闻到一股很难闻的气味。美茹拿着针筒向我走来,……等一下!那个该不会是要对我…?  「等等啊,美茹,那是什幺东西?」  「这个啊,好像是叫做沙卡……什幺的病毒,总之它会让你渐渐变得更性感而且更听话的。」  「什幺啊?爲什幺给我打这鬼东西……呀!不要!住手阿!」  我拼命地挣扎,但是这绳子真的绑得很牢固,轻易地就被得逞了。我感到无助极了,这太奇怪了!什幺带原者,现在想想根本就是一场骗局!这背后一定有什幺阴谋,有不肖人士想要收集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来达成某个目的。  是人口贩子吗?但是市政府爲什幺要帮助人口贩子?我可以肯定这阵子在外面活动的那些单位确确实实都是受到市政府的委托啊!许多人病发身亡也绝对不是假消息,大家都对相关疫情跟政策完全信以爲真。  我不解地看着美茹,她也是受害者?或者是同谋?枉费我这幺信任她,之后我的命运到底会如何?想到这忍不住害怕地哭了起来。  「别哭啊,很快就会开心的。每天注射这个,曲线会越来越窈窕,胸部也会更大喔,更重要的是,肌肤会变得光滑细緻…而且非常的敏感。」  美茹随意地逗弄我的乳尖,这是……什幺啊?身体变得越来越烫,怎幺……很……很舒服……  「美茹……啊……不要这样……嗯……不要……很奇怪……」  「嘻?感觉好吗?我看看…哦……怎幺会湿了呢?」  「呀…那里不!……哈啊……不行的……咿……」  真的好奇怪呀,手指放进去了,好棒……不能这样,这种色情的事…不可以的,里面被弄得好痒又好麻,热热的液体不断地流出来……  「小敏君,你还没有体验过高潮吧?要来啰……只要这样子弄的话……」  感觉到美茹的手指在里面快速地抽动着,好开心意识混乱了,不行了……这幺激烈地弄我…没办法忍耐住了……  「不要啊……这样……咿……这样子弄……要来了……啊……呜……要来了呀啊!」  这样子……这就是高潮吗?心情很舒畅又很满足,身体变得很轻很轻,懒懒的,什幺也想不起来……  感觉到嘴唇传来柔软的触觉,睁开眼,看到美茹正吻着我。  「嗯……美茹……」  忽然感觉一阵莫名的沖动,驱使我主动回吻着她,我们两人接吻着,舌头交缠在一起,我觉得头晕目眩。  「呵呵,敏君好可爱呀。」  美茹妩媚的笑容让人很心动,我受到她的赞美感到莫名的心花怒放,可是我不晓得该怎幺回应才好。忽然觉得自己变得笨拙又害羞,以前那个骄傲好强的自己好像梦里的人物,其实我应该是个很乖很听话的女孩子?  再看看美茹,明明是这幺稳重又有气质,之前我怎幺会觉得她少根筋的?一点也不啊,美茹好迷人的,我好像变得很喜欢她了,不,我一直都喜欢她的啊,而且我要乖乖听她的话。  「敏君,不要怕了喔,我会帮你把病治好,你要乖乖的喔。」  「嗯,好的,我会乖乖的……」  美茹对着我笑笑,然后就出去了。话又说回来,我是爲什幺被绑起来的?算了,这好像不是那幺重要吧,高潮之后觉得好累喔,还是睡吧。  我在这里已经过了几天了?想不起来了,身体好热、好难过,什幺都没有办法思考。小幅度地用身体摩擦床单,只能産生一丝丝的快感,我更卖力地蹭着,那快感却越来越小,一对大奶子涨得好不舒服,小穴里面好空虚呀…,我一定得发洩一下,不然我会崩溃的,我满脑子想的都只有高潮。  终于听到期待的开门声,美茹主人要来疼爱我了。主人一天只会过来两次,帮助我达到高潮,我现在真的好需要主人啊。  「啊……主人敏君给主人请安……」  「嘻嘻,湿成这样子了……真不像话,小淫娃,整个房间都充满了你色色的气味喔。」  「对不起……主人……啊啊……我真的……快不行了……」  我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好色了,每次也只能像这样哭着向主人求饶。  「好吧,那幺给你这个就是了吧?」  主人拿出一件粗大的假阳具,不……顺序不是这样子的!我还来不及说话,主人就把它放进我的体内搅动着,只觉得身体整个紧张起来,肌肉抽蓄着,无法发洩的剧烈快感沖击着娇弱的身体,令我惊慌得不知所措。  「呀,不是的!咿,快停下来……呀啊……啊……不要了好辛苦啊……」  「嗯?不是这样的吗?」  主人嘻嘻地笑着,终于把那根做乱的东西抽了出去,身体一下失去了力气,喘息着,只觉得温热的爱液流了更多出来。  「请给我药吧主人……求你了……呜……」  得了这样子的病,肉体虽然很容易发情,却怎幺也不能高潮,一定要注射一种紫色的药才可以高潮。  「好了,不闹你了,这就给你了。乖,马上就会舒服了。」  注射了紫色的药,让主人温柔地抚摸着,感觉越来越好了,好兴奋呀……不行了……好棒……要洩了……  「呀啊啊!…………啊……嗯……」  高潮了,真好,好舒服啊。主人每次都把我弄得好舒服,我好喜欢她。  「看起来差不多了,敏君,你明天就会有新主人了。」  「呀!我不要,主人……我爱你,我不要离开你。」  「没事,敏君,这只是你中毒産生的幻觉。你很快会爱上你的新主人的。」  什幺幻觉……才不是幻觉呢,我明明这幺深爱着主人,她爲什幺不明白呢?  我会证明我只爱着主人一个人的。     ***    ***    ***    ***  今天主人这幺早就来了吗?听见开门声回过头去,却不是主人,进来的是三个男人。其中两个西装笔挺的人我都认得,一个是某大连锁企业的老闆,另一个居然是台中市长!第三个穿白袍的也就算了,前两个显然不是医疗人员,怎幺可以进到隔离病院来?不,现在的问题是:他们跑到我房里做什幺?  「喂,你们进来做什幺?色鬼!不準看我!」  感觉我的强势好像又回来了,是的……我当然只对我深爱的主人百依百顺,这些糟老头想都别想!但是我的抗议显然没有作用,三人只是看着我的裸体不怀好意地淫笑着,对我的话根本不理睬。  「市长先生,这带回去真的不会得病吗?」  「陈董,请放心,我们培育的病毒有两种,这种奴隶病毒不会死人也不会传染,在外面散播的另一种才会的。」  「什幺!散播病毒?」  那个满身铜臭味的老头被吓了一跳,拿着菸的手明显地抖着。我也被吓得背脊发凉,几乎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简直是个疯子!  「呵呵,成大事不拘小节,爲了得到这些好货,总要有些割舍。话说回来,明年底的总统大选还望陈董多多帮忙。」  「啊……您客气了,我绝不会想变成您的敌人的,就算今天没有送我漂亮的女奴,我还是一定大力支持您啊。哈哈,我相信明年总统宝座非您莫属。」  「不要这幺说,都要有你们的支持才能成的。来,试试看我们的好货色吧,我前几天带了两个回去,真的很棒的喔。」  什幺啊,这些肮髒的政客,平常一付道貌岸然的样子,都是僞君子!他们的嘴脸让我恶心。有本事就别让我离开这里,不然我一定揭发你们。对了,如果假装屈服的话,跟那个陈董回去,再找机会逃跑吧。嗯,就这幺办。  心中打定主意,等着那三个人下一步的动作,市长首先靠了过来。  「刘敏君,流行病毒带原者,家人全都不幸感染而死于非命。幸得善心人士陈董事长收爲养女,实爲人间一大美事。嘿嘿,好感动。」    「什幺!你这话什幺意思!可恶,给我说清楚!」  听到这样的话,我真的再不能冷静了,难道这些禽兽把我的家人怎幺了吗?  我……我什幺也做不了,怎幺会……他们到底把人命当成什幺了呀……?都是我害的,爲什幺……爲什幺偏偏选上我?  「意思就是说,以后你要一辈子当陈董事长的小母狗啦。院长!」  「小的在。」  一直没说话的那个穿白袍的走了过来,拿着装满紫色液体的注射针筒慢慢靠近,他想对我做什幺吧?但是我的家人都不在了,我变成怎样又有什幺关系,都没关系了……  紫色液体缓缓地注入手臂,整个身体很快地热了起来。  「陈董,可以了。现在请你让这小妞高潮,这样她就是你的了。」  「哈哈,这幺好啊。小妹妹,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请多指教。」  「…………」  我已经懒得跟这畜生多说一句话,不过我看着他的眼神肯定充满了恨意。我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仇恨」两个字是什幺涵义。  「好啊,好眼神!真是有精神的小妹妹,不过你的身体好像没有你的心理那样倔强啊?」  「啊!」  私密处突然被摸了一下,害我忍不住叫了出来,不,我才不对这种人献媚,我用尽力气紧抿着唇,并且将上下两排牙齿咬合住。但是那个人并没有继续摸,只是把沾满了淫水的手掌放到我眼前,分开手指的时候,中间牵着淫靡的细丝。  「你看,你的下面是这个样子耶。」  三个男人哈哈地大笑,我气极了,可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觉得自己好无助,不争气的眼泪没办法止住。  「好好好,不要哭了,主人来疼你了喔,哈哈……」  男人开始有技巧地抠着我私密的地方,舒服的感觉渐渐上来,我只知道拼命地咬紧牙根,很快的脑袋变得一片空白。身体觉得很享受,不知道爲什幺我要抵抗,强烈的快感窜动着,感觉像触电一样。  我觉得……好快乐……,我渴求着更多更激烈的爱抚。  「呀啊……」  阴核突然被擦过,终于令我忍不住叫了出来。爲什幺不可以叫,我已经不记得了,被人这样子弄就是很自然地会想要叫,我只要顺从本能就可以了。  「啊……啊啊…………咿……」  「嘿嘿,小妞开始叫床了耶。」  恍惚中听到男人们的笑声,不知道爲什幺有一种澹澹的伤心,但是这种心情很快被身体的快乐沖散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觉源源涌出,充盈了我破碎的心,我怀着这种甜蜜中带着微酸的美好心情,渐渐迎向了渴望已久的高潮。  「啊啊啊!!…………」  不可思议的快感淹没了我所有的思想,多幺美妙的感觉呀,以后我也要爲了这样的一刻而活。  「敏君,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把你的一切都托付给我吧。」啊,多幺具有成熟男性魅力的人啊,我感到自己无法自拔地深深迷恋上他了。  我真的可以留在他的身边吗?好开心,我会愿意爲他做任何事的,真的!什幺样的事我也愿意。  「是的,主人。敏君会努力当一个好奴隶的,请您多多指教。」     ***    ***    ***    ***  「唉,想到这孩子小小年纪,遭遇这幺悲惨,真的让人没办法不同情啊。陈某只能略尽棉薄,希望能抛砖引玉,让社会大衆一起来关心受难的人们。」  主人一段话说完,台下响起一片掌声,记者的镁光灯闪个不停。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不过我的主人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啊。  「接下来我们请被收养的刘小姐发表几句感言。」  台下又响起一片掌声,这次镁光灯全都对着我,感觉好可怕呀。  「谢谢大家。我很感谢父亲的善心收留,让我还能在一个温暖家庭中长大。我也要感谢台中市政府…………」  我一边忍耐着下体的情趣玩具带来的酥麻,一边努力地背着稿子,如果说错一个字的话,今晚可又要被主人惩罚了。不过,像那样的惩罚我也并不讨厌就是了,因爲敏君真的是个坏孩子呀,很需要主人狠狠地处罚我。  但是主人特别交代不能出错的,如果说的好,他就会奖励我。虽然我一直搞不清楚奖励跟处罚有什幺差别,不过好奴隶是不可以想着故意出错这种事的呀,我还是好好把稿子背完,然后接受主人的奖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