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敢问公子有何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敢问公子有何事?
第1章    交付镖货,拿了文书后,找了一间小馆,胡乱填饱肚子,出城不远,在一小宅院后面小解,顺眼从半开的窗户往里看了一眼,霎时间我的步子就挪不动了……    房内,一相貌出众肤白体娇的中年美妇正坐在桌上,一美妇乌发披散,遍身只套着一件蓝花白底的丝质长衣,而那长衣大大敞开着,里面的青色短衫已经解开,比木瓜还大的左乳在胸前挂着,一个婴儿正在陆问萍的臂弯里,叼着一只大奶子吸得津津有味,美妇人另一只手伸到两腿之间,抚摸着私密之处,双眼微闭,小嘴咬着一半下唇,一副陶醉的样子。    正所谓饭饱思淫欲,此时没有包袱,见了如此美景,顿时色心大起!    好一个寂寞的美妇人,看来妇人的丈夫已经出门多日,许久未和陆问萍行房事,这才让陆问萍寂寞难耐,小儿吃奶居然让陆问萍想入非非,看来我今天还可以开开荤了!    于是我围着这个小院转了一圈,只见小宅院不算大,院门半开,归置的倒算干凈,院内有个三四岁的男童正在骑着木马独自玩耍,院中有一处房门开着,纱窗开着,我看到那美妇正在此屋中。    环视四周,见四下无人,于是我走进院内,那骑着木马的小孩似乎玩的正欢,并没有搭理我,往那妇人的房门口走去,来到门口,发现房门开着,那妇人不再抚摸私处,正哄着小婴儿吃奶!  “小弟擅自入院中,请嫂嫂恕罪,敢问如何称呼夫人?”我站在门外,躬身施礼对着陆问萍道。  “公子有礼,夫家姓李,奴家姓陆名问萍!敢问公子有何事?”    美妇见有外人来,忙把掏出的左乳往衣内塞,转身将怀中的婴儿放入旁边的摇篮,随后站起身,双手虚握拳,置于腰间,身体微微一蹲,行了一个礼。看来是出身书香门第,熟知礼法。       “李夫人,在下有礼了!只因赶路,饑渴难耐,烦请嫂嫂施以援手!”我再次躬身作揖。    “家里只有些茶水,若公子不嫌弃可吃上一碗。”陆问萍擡眼将我细细打量,若有所思。   “茶水我是不吃的。”我站在门外笑着道。   “这样,奴家这儿并无其我可招待公子之物。”陆问萍似乎不解,眉头微促。   “夫人休要哄我,方才我见嫂嫂也有饑渴之状,你我可彼此相助!”我则依旧笑微笑,故意在陆问萍的胸前看了一眼,又躬了一身说。   “我见公子彬彬有礼,怎可如此轻薄?”    陆问萍脸上一红,似乎有些恼怒,低下头往地上看去,已然知晓我瞧见了陆问萍的不雅之举。       见陆问萍有些恼怒,心里暗叫一声不好,今日怕是要碰壁了!但是转念一想,这妇人并未下逐客令,立即决定再试一次,如若不成,便转身离去!    “李夫人勿怪!小生见夫人生的俊俏,心生爱慕,不免有些失礼!如若夫人不愿相助,在下这就离去!如若夫人垂青,在下毕永生不忘!轻夫人擡头看小生一眼!”    我虽然说得客气,但是将裆部向前一挺,让陆问萍瞧见我高挺的裆部!  “公子……请自重!”陆问萍见我裆部高高撑起不免脸红低头,过了片刻又道,“公子……可曾有人瞧见公子进的院子?”    原来这小娘子心里也是想要的,只是怕有人瞧见,到时候有人说閑话,我心下了然,便斩钉截铁的说道:“在下特避开他人,方才进到院子里来!望夫人成全!”    “若奴家这里有公子所需之物,公子可自行来取,只是家中老奴外出做活,日落前便会回来,公子万不可久留。”陆问萍轻轻说道。  “在下遵命!”    我听闻心中大喜,自己十多日未曾近女色了,今天总算可以舒爽舒爽了,我忙跨进房来,从陆问萍后面一把将陆问萍抱在怀里,双手抓住陆问萍胸前柔软揉捏起来!    “公子,勿要心急,待奴家稍作安排!”陆问萍急忙挣脱我的怀抱,来到门口,向着院子的孩子说道,“源儿,若有人进了院子,便来门前唤我!”    “我晓得了……娘亲!”    那小孩回头应了一声,便又转过头去,一心把玩他的木马!    陆问萍轻轻关上房门,又插上门栓,再去放下窗户,将窗户关好。    在陆问萍做这些的时候,我将衣服尽除,一根六寸有余的肉棍子直挺挺的仰着头!待美妇人回过头,一眼就看到了我的下身,看得有些楞神,看样子没有令陆问萍失望,见我正笑盈盈的看着陆问萍,陆问萍忽然脸上绯红,马上又转过身去,走向床去。    “夫人,等等在下……”我追了上去,在床边一把将陆问萍抱在怀里,下身的坚挺顶在陆问萍的屁股上,脸贴在陆问萍的脖子上厮磨,“夫人是哪里人?竟然生的如此俊美?”    “公子,莫要打趣……”陆问萍一下子就瘫软在我怀里,低声细语,如泣如诉。    “夫人说的是……”我将陆问萍反过来,推到在床上,解开陆问萍的衣衫,将陆问萍白皙的上身露出来,好大一对兔子!我扑上去,胸口压上这对兔子,亲吻着陆问萍的脸,小嘴,正要撬开陆问萍的贝齿。    “公子,不要……奴家口里脏……”    陆问萍将脸偏向一边,娇羞的闭上上眼睛,呼吸也急促起来。    既然美人不愿,我也不强求,嘴巴肆意在妇人的脸上,脖子上啃着,就像要把陆问萍吃下去一样。一路往下,舔遍陆问萍那对兔子的每一个部位,当我把陆问萍的一个乳头咬住,竟然从里面吸出了甘甜的液体,我大口的吞食着。    “哦……哦哦……公子轻点……哦哦……少食一些……给我那小儿留些……哦哦哦……”    陆问萍娇羞的说,但是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压向陆问萍的胸部。    “遵命!我吃了夫人的,也请夫人吃些我的,可好?”我闻言起身,将妇人拉起来,指了指下面。    “公子就会糟践奴家!”    陆问萍一脸媚态,眉眼看了我一下,还是站了起来,下得床来,让我坐在床沿,陆问萍则蹲在我的胯间,深处两根手指夹住我的坚挺,仔细看了看,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龟头,然后慢慢含了进去。    “看夫人如此娴熟,以前可曾经常伺候夫家?”     我扶着陆问萍的脑袋,慢慢往里顶,直到顶到陆问萍的喉咙。       “咳咳……咳咳……公子轻点,好大……奴家为夫家做过此事……”陆问萍吐出我的肉棒,咳嗽了几下,“公子莫要动手……让奴家伺候您……”    陆问萍张开小嘴,再次将肉棒含了进去,陆问萍很识趣只用嘴唇和舌头接触我的肉棒,时而吸,时而舔,弄的我舒服极了!我伸手将陆问萍的双乳抓在手里,轻轻的揉捏着,那感觉就像是摸到了温热的嫩豆腐,极为受用。    “公子,奴家累了……”过了片刻,陆问萍吐出我的下体,略带委屈的说道,“家奴不时就会归来,公子莫要白白耽误了时辰……”    “夫人说的极是!”    我知道妇人定是急切的想要男人填满陆问萍的身体,我也急迫的想要占有陆问萍,不再含糊,拉起陆问萍,让陆问萍扶着床沿,屁股高高撅起,我在陆问萍后面,脱下陆问萍的裤子,肉棒顶在陆问萍的阴户摩擦,“夫人,下面湿了……”    “公子,莫要捉弄奴家……”陆问萍娇羞的而又激动地说道,“公子,轻疼惜奴家……”    “遵命,夫人!”    我对準位置,使劲顶了进去,直到最深处,好舒服!看来陆问萍男人很久没碰陆问萍了,虽然生过孩子不久,下面依旧紧致,紧紧包裹着我。    “啊……哦……公子,轻点……哦哦……”陆问萍在我插入的时刻,满足的叫出声来,“奴家已有半年未和夫君同房……”    “原来如此!夫人莫怪,是在下莽撞了……”    我连忙安抚美人,下身退出来,慢慢推进,插入一半,退出,再进入……如此,往複,时不时深深插入陆问萍的里面,时而浅推浅送,片刻之后,陆问萍就发出有节奏的呻吟。    “哦……哦哦……公子轻点……哦哦……啊……啊啊……哦哦哦……”     陆问萍随着我的抽送,发出动人的喘息,如泣如诉,引人入胜!    “夫人……哦……你喜欢吗?”我一边抽送,一边问道。    “哦……啊啊……奴家喜欢的紧……哦哦……啊……好硬……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陆问萍动人的喘息和呻吟让我精神大振。    “夫人……和尊夫相比……你喜欢哪一个?”我不断刺激陆问萍。    “哦……不要……啊啊啊……不要提我家夫君……啊哦……奴家……哦啊啊……对不住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陆问萍叫的更婉转了,在礼法和欲望之间徘徊,让陆问萍更加妩媚!    “夫人……告诉我……谁更厉害?”    把陆问萍的上身拉起来,后背贴上我的胸膛,我紧紧抱着陆问萍的腰肢,下身更加用力地顶撞,眼光越过陆问萍的肩膀,看到陆问萍的一对乳房有节奏的上下跳跃着!    “啊啊……哦哦……公子你好硬……哦哦……我……喜欢……哦哦哦……”     陆问萍不知道是刻意回避我的问题,还是忘了回答,已经被我弄的七荤八素,脸色绯红,香汗淋漓,头发被汗水打湿,粘在额头和脸上!    “呼……妇人真是个绝色美人……呼呼……”    这个姿势,我也有些累了,而且也到不了最深处,我把陆问萍的衣衫全部扯下,丢在床上,让陆问萍平躺在床上,网站前床前,分开陆问萍的双腿,抗到我的肩膀上,下身深深刺入,再拔出,再次深深刺入,再拔出……    “啊啊……哦哦……好人……啊啊啊……甚好……啊啊啊……美死了……啊啊啊……”    陆问萍的呻吟不断刺激着我,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    “啊……哦……啊……哦哦……啊啊……哦……啊啊啊……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陆问萍随着我的不断加速,叫声也越来越快,越来大声。         “啊啊啊啊……美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陆问萍泄身了,全身抖了几下,一股液体自陆问萍的深处浇我的龟头上,差点让我也泄了!         “呼呼……”我也感觉有些累了,便用下身留在陆问萍的身体里,把陆问萍推到里边,把陆问萍的双腿放来,我爬上床,我们都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我俯下身,将陆问萍脸上的汗水擦了擦,捋了捋头发,下身不断抽送。    “呼呼……公子……你好强壮……奴家舒服死了……”    陆问萍从泄身的快感中回过神来,感觉到我还在抽送,睁开迷离的双眼,喘息的呼了一口气,温顺的为我擦了擦汗水,满面潮红,媚眼迷离地看着我,小嘴微张,随着我的挺动,身体有节奏的晃动,小脸也一仰一样的!    “呼呼……那是……和我好过的女人……都对在下念念不忘……”    我下身仍在不断抽送,托起陆问萍的脑袋,让陆问萍看着我们的交合之处,“你自己看……”    “啊……不要……羞死奴家了……”    陆问萍看到一根粗大的肉棒在自己的私处进进出出,我的肉棒上面和陆问萍的私处都是白色的泡沫,马上转过头去,闭上眼睛,本来绯红的脸变得更红了,其实陆问萍没看到,陆问萍胯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    “呼呼…夫人……你看到了什麽?”    看到陆问萍娇羞的模样,我更加用力地抽送,此次到底。    “啊啊……你的……好大……啊啊啊……比刚才还大……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    陆问萍在我的不断挑逗下,身体也越来越热,叫声也越来越狐媚,“啊……哦哦……啊啊啊……哦啊啊……好大……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    “呼呼………”我把陆问萍转过来,让陆问萍跪在床上,肉棒再次插入陆问萍的身体,抓住陆问萍的小腰,不再怜惜陆问萍,使劲的发泄着心中欲望,小腹撞在陆问萍的屁股上,发出阵阵清脆的响声,好似拿鞭子抽在陆问萍屁股上,不一会陆问萍的屁股就被我撞红了。    “啊啊……喔喔喔……不要……啊啊啊……轻点……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求你轻点……啊啊啊……啊啊啊……”    每每插到陆问萍的最深处,陆问萍就发出凄惨的叫床声。    “呼呼……”这时候,我也不管陆问萍的求饶,只管使劲在陆问萍身上发泄,陆问萍的头发随着身体快速的摇晃,我还能听到陆问萍的乳房来回拍打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奴家……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奴家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要来了……噢噢啊……啊啊啊……”    陆问萍支撑不住,脸贴在床上,双手紧紧抓住被子。    “呼呼……”在陆问萍的婉转叫声中,我感觉我也快射了,把陆问萍翻过来,让陆问萍躺在床上,分开双腿,我看到陆问萍的阴部都红了,我哪管这个,挺身再次进入陆问萍的身体,上身压在陆问萍的大奶子上,抓住陆问萍的肩膀,使劲在陆问萍身体里沖撞,做最后的沖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陆问萍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后背,承受着我的沖撞!    “啊啊啊…………”我在也把持不住,深深的插入陆问萍的阴户里,滚烫的液体喷涌而出,全都浇在陆问萍的花芯深处。    “啊啊啊…………”在我的滚烫刺激下,陆问萍也全身一阵抖动,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双手在我的背上乱抓。    当一切归于平静,我从陆问萍身上下来,躺在床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背上火辣辣的疼,我才想起刚才陆问萍在我背上乱抓,肯定是见血了!    “公子,抱歉,奴家弄伤你了!”    我看向她,陆问萍正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我,可能是怕我会伤害她!    “哈哈哈,无妨,我也弄伤你了…………”我也略带歉意的说,“算是我们扯平了,好不好?”    “噗嗤……傻子……”陆问萍噗嗤一笑,靠过来,贴着我,“奴家许久没有这种感受了……”    “奴家虽有不舍,但是公子该离开了……”    过了片刻,她突然爬起来,看了看我,找到自己的衣衫,开始穿起来。    “嗯……”我也突然想到,时辰将近,她的家奴该回来了,我倒是无妨,片刻之后我将启程回到青州,可是不能害了这样的美人!我们穿好衣物,我正打算开窗离开,她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公子……公子何时还能再来?”说完,她似乎也感觉到不妥,马上又低下头,纤细的手指搅在一起。    略微思索一下,这妇人食髓知味,怕是上瘾了。我慢慢走近她,轻轻托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脸颊,心中所想,始终没有说出口,转身来到窗前,打开窗户,看到四下无人!    “美人儿,有缘再见!”我说完,跳窗而去!    路上,我思考着一个问题:她不怕大儿子告诉他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