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薇拉失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薇拉失守
  薇拉今天穿的是套装,或许是星期天吧,上半身穿着一件白丝衬衫,下半身是长度及膝的裙子,黑色,双层,薄薄的布料,是那种风一吹,就会飘起一角,露出大腿的那种,非常的性感。肉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凉鞋,她很少这样穿。  原来是要取悦我的阿,我努力的看着房内的摆设,想要找出蛛丝马迹,可惜的是,我和薇拉,或是后来和乔安,都没有去汽车旅馆的习惯,所以根本观察不出是哪一间。  录像仍持续的拨放着。  东尼把嘴靠近了薇拉的右耳,在耳边轻声细语的说:「你真的很美,那是杰不懂的好好珍惜你。」说完,他用右手轻轻的握住薇拉的下巴,捧起薇拉的脸,两人四目相对,背后的左手仍持续轻扫的动作,右手温柔的把薇拉的泪水以手指擦去,同时嘴往薇拉微微开启的双唇接近。  就在东尼即将吻上薇拉的同时,薇拉眼中的迷茫突然清醒,别过了头,轻轻的说道:「不要了,这样不好。」  东尼没有洩气,继续他想好的告白:「你知道吗?我会跟珍在一起,是因为你。」  「啊?」薇拉惊讶的回头看着他。  「因为那晚你拒绝了我,后来,我真的很痛苦,还好,认识了珍。是珍安慰了我,陪伴我走了过来。」东尼继续的说着。  「可是,我没想到她会这样对我!她竟然..背叛了我!」东尼假装痛苦万分的样子,抱住了薇拉,在她的耳边痛哭。  在东尼说出「背叛」两个字的时候,薇拉的身体,明显的震动了一下,然后显然又触动了她的伤心处,薇拉又轻声啜泣起来。  「不要再哭了!他不值得你为他这幺伤心!」东尼义愤填膺的说着。  「他根本就不好好珍惜你,现在还对我的珍下手,这种男人,他根本配不上你!」东尼继续说着。  「这不是真的!」看到这边,我在心中吶喊着,多希望可以立刻赶到薇拉的身旁,对她解释,自己有多在乎她,有多爱她。  「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薇拉。」东尼轻声的说着。同时在背后蓄谋已久的左手,从背后锁定了目标,快速的一解,直接从衬衫外解开了薇拉的胸罩后的带扣。  「啊!」薇拉颤抖了一下,身体离开了东尼的胸前。  「怎幺了吗?」东尼装做不知道的样子,关心的问着薇拉。  「没,没事。」薇拉看了东尼一眼,发现他好像不是故意的,脸微微的红了起来。  「薇拉...」东尼低声的叫道。  「恩?」薇拉原本害羞脸红,而低着的头,听到叫声抬了起来。  「唔!」东尼的吻快速而準确,直接命中红心。  薇拉愣了一下,刚要双手使劲,推开东尼,东尼的嘴已经离开,眼神深情的看着薇拉。  薇拉到了嘴边的拒绝话语,也因为东尼主动的离开,而说不出来,在这尴尬的气氛之下,只是困窘的涨红了小脸。  低头想了一想,刚想说什幺的薇拉,一抬起头,第二吻又来到,一样的準确, 不一样的,是这次吻的很用力,而不是蜻蜓点水般。  刚才还在背后的手,不知道何时已经在薇拉的膝盖上,整个手掌盖住膝盖上方,同时缓缓的往上移动。  同时上下受袭的薇拉,此时一手撑在床沿,另一手本来要去推开东尼的肩膀,却又想抓住正往大腿侵袭的手,结果变成在东尼的肩膀轻轻推了几下,又向下抓住东尼的手。东尼原本亲吻薇拉双唇的嘴往下移动,经过下巴,到达了白嫩的颈项上面,大力的吸允着。  一直努力紧闭双唇的薇拉,敏感的脖子受到了东尼的吸允,不禁发出一声喊声,然后头便无力的后仰,自己暴露出整个雪白的脖子让对方吸舔允弄。  即使有手的干扰,东尼在腿部的手仍然固执而稳定的上移,即使隔着丝袜抚摸,那柔嫩的腿肉,和粗糙的手掌面,两者间的强烈摩擦感,依旧使薇拉泛起鸡皮疙瘩。  手部逐渐的上移,裙摆也跟着被撩高,薇拉完美无暇的粉嫩玉腿一丝丝的被揭下了神秘的面纱,展露出惊心动魄般,使人头晕目眩的美丽景象。  「清醒过来阿!他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不要堕入他的圈套之中阿!」我在电脑萤幕之前,双手紧紧的握住,希望薇拉可以及时发现一切。  就在东尼的双手即将到达最隐密的地带之时,薇拉突然清醒了过来。  「不要!」薇拉剧烈的挣扎着,身体大幅度的扭动着,试图闪躲东尼的同时,口中亦拒绝着。  在两人的挣扎之中,东尼的身躯突然灵活的下滑,双手有力的固定住薇拉高踢的俢长玉腿,将头整个埋入薇拉的双腿之间。        「呜~~~」薇拉像触电一般,喉咙中发出一声哀嚎,身体却像是被强烈的电流电到一般,柔弱的身子弓起,紧绷着,腰肢上浮一个幅度,定在空中,似乎在诉说着,下身的感受是多幺的强烈。  「完蛋了!」我在心中想着,薇拉的私处一直是极其敏感的,或者是所有女人都这样吧?根据乔安还有珍,我这样下着结论。不过薇拉在这三位与我有过关係的女人之中,据我的经验,也是最敏感的,下身被舔,马上就会浑身无力了吧?  似乎力气都在瞬间被抽走一般,薇拉随即软瘫了下来,东尼在双腿之间的头,开始上下的滑动起来,薇拉姣好的娇躯也随之轻微的跳动着。  果然,跟我的猜测一模一样。想必东尼从丽莎那边得来的情报,也让他做此推论,才会在薇拉突然清醒的时刻,再下猛药。  东尼的右手在薇拉的腰部缓缓的抚摸着,渐渐上移到胸部下方,然后又回到肚脐的部位,另外一只手则是偷偷摸摸的解开衬衫的钮扣,从下往上。  东尼抬起了在薇拉双腿间作恶的头,随着手部的动作,雄壮的身体亦开始往上移动,薇拉之前极力反抗的力气,彷彿已在刚刚的动作之中,全部都被东尼给消耗光了,只能无力的,轻柔的扭动着娇躯,试图反抗。  随着东尼头部的离开,薇拉的下半身的情况,也暴露在镜头之下,薇拉跨间的小布片,已被东尼拉下,悽悽的草丛之中,那纯洁的花瓣,展露出闪亮晶莹的光泽,上面布满了东尼方才留下的唾液。  随着钮扣被一一的解开,薇拉雪白的腰部肌肤也渐渐暴露出来,而东尼的手每一轮往上的抚摸,都会比前一次提高一点点高度。慢慢的,手也接近了胸罩的下方。  慢慢的,东尼的手逐渐的接近了高耸的山峰,这次不再往下,东尼改变爱抚的部位,在柔嫩的底部轻轻的抚摸着,一样的策略,手缓缓的往峰顶进攻,却又迂迴的回到底部,而每一次的爱抚高度也逐渐升高。  之前被解开带扣的胸罩,也随着东尼的爱抚上下的滑动着,薇拉细緻滑嫩的双峰也因此若隐若现,有时甚至可以看见隐约的两点。  「是不是有感觉了?麻麻的、酥酥的。嗯?你看你都有鸡皮疙瘩了。」东尼邪恶的诱惑着薇拉。想要进一步瓦解她的心防。  「啊~~~」浓浓的,混着一点点鼻音的叹息声响起,性感的红唇微张,露出了白皙小巧的牙齿,一丝呻吟声也随之洩漏出来。  东尼的手已到达了峰顶,直接停留在那,柔柔的抚弄着,然后轻轻的伸出两指,指尖夹住了尖端,时左时右的缓缓旋转着。  「喔,嗯阿,呼呼呼~~~」薇拉不堪这样的刺激与挑逗,不知何时,红晕已爬满双颊,修长的玉腿似是无力一般,整个身躯娇软无力的躺在床上,只剩下大口的喘气的力气。  东尼的一只手从膝盖上移,在大腿外侧游走,到达了薇拉侧股之处,然后转到内侧,薇拉的腰敏感的随着提起,可是,彷彿故意作弄她一般,预期的爱抚并未随之到来,反而是徐徐的从大腿内侧,往小腿内侧的方向行进。  一脚完了,再换一脚,一样的避开重点部位。可在预期心理的作用下,加上方才,阴部已然受过东尼大嘴,的一轮照顾和爱抚,东尼现在的手部挑逗,让薇拉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  薇拉上半身的衣扣已在之前都被解开,加上之前,东尼也解开了胸罩背后的釦子,现在薇拉的上半身,是衣襟敞开着,胸罩在主人的扭动之下,微微的离开了自己的岗位,将下方受到保护的滑如凝脂的高耸玉峰,还有两颗小巧的蓓蕾,隐隐约约的暴露了出来。  东尼除下了卡在薇拉上身,挡住视线的胸罩,嘴唇随即覆上其中一颗粉红小点的同时,另一只手,终于如薇拉潜藏在心中的盼望所愿,準确的覆盖在她的私密之处。  「啊~~~」一声天赖般的音符飘出,在空气中回蕩着,随之而来的,就是无声的喘息。  东尼依依不捨的,把含在口中的小粉红吐出,紧接着到达另一个小粉红的上端,这次不含了,反而伸出了舌头,快速的上下舔舐着。  「呜..」受到刺激的薇拉,艰苦的大口吸着气,好像要缺氧似的。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那薄如禅翼的身下之物已被悄悄的褪下。  东尼悄悄的褪下薇拉藏在裙底之下,性感的小布片,却不动罩在外边的黑纱裙,只把内裤脱了一脚,另一边却卡在薇拉曲起的右膝之上,在昏黄的灯光下,是如此的明显。  看着身下陷入狂乱陷阱之中的小羊,东尼的嘴角得意的泛起笑容,不过,他要的更多。  「你看看你,你的乳头都这幺硬了,不要再欺骗自己了,放轻鬆,好好的享受吧,嗯?」东尼继续说出挑逗的话。  「哦~~不~~~」薇拉扭动着身躯,似是要逃避东尼的挑逗,又似是在迎合着他的爱抚拨弄,摇着头,似是想让自己清醒,又似是身体传来的快感让她无所适从。  「薇拉,你的身体实在太美了~~~」东尼兴奋的说着,同时,在下身抚弄的手,突然握起,伸出了中指和食指,併拢着。  「啊~~~」伴随一声长长的叹息,所有的扭动瞬间静止了。薇拉的柔软纤腰离开了床面,停留在半空之中,雪白丰满的臀,紧绷而曲张的双腿,整个姣好的身段不设防的展现在男人的面前。这一切都在双指插入的同时发生。  「噗滋~~噗滋~~」的淫靡声音接着传来,东尼的手开始再双腿中间,缓慢的震动抽插着。  「你听到了吗?你都这幺湿了...」东尼对薇拉说着。  「它夹的我好紧喔,你敢说你没感觉吗?嗯?」东尼的话语慢慢的将薇拉托入深渊之中,再也没有爬出来的可能。  除去了下身的束缚,解脱的巨兽弹出,东尼不捨的拔出手指,在薇拉颤抖呻吟的同时,转身压了上去。  薇拉发现了东尼的动作,也知道那代表什幺意思,本已失去的力气,忽然回复了一点,柳腰左右的扭动闪避着,双手也用力的推拒着。  东尼左手一拨,轻柔的黑纱裙随之飘起,调整着自己的姿势,东尼一手握住自己的分身,在薇拉的反抗中,四下追随着她的摇摆动作,试图插入。  试了几次,都无法叩关成功,东尼也不着急,彷彿有意的逗弄着小猫咪的大野狼,东尼不断的用下身去碰撞薇拉的私处。  或许是力气快被耗光了,薇拉的闪躲动作逐渐的变小,东尼找到了一个机会,轻轻的对準目标,腰部轻轻一沉,却又不一次进入,反而是把龟头固定在入口的部位,腰部缓缓的旋转起来。  在薇拉的颤抖中,东尼一面旋转着自己的腰部,一面大嘴準确的对準了薇拉的丁香小嘴,粗糙的舌头试图入侵。  薇拉无助的晃动着柳腰,试图阻止下身巨物的继续侵入,又要一面左右的摇头,使得东尼的大舌无法进入,自己的娇嫩小口。  突然,东尼的腰部急速的一沉,整根巨蛇没入薇拉体内,在薇拉受袭开口出声之时,上方的口也被异物侵入,同一时间,薇拉的上下两口,同告失守。  薇拉的身体紧紧的弓起,双脚的脚指蜷曲着,双腿颤抖着,经历了长久的爱抚挑弄的她,竟然在被东尼插入的同时,便达到了高潮。  东尼发现了这点,体贴的没有马上开始抽插,而是继续的吻着薇拉。  长长的蛇吻结束之后,东尼的腰部开始缓慢的前后震动了起来,两人唇分的同时,还带出了长长的透明丝线。  「我说的没错吧,还不承认,你刚刚不是舒服到高潮了?」东尼在薇拉耳根咬着说道。  被说中心声的薇拉,双颊如红透的苹果一般,水汪汪的双眼避开了东尼的视线,不敢正视东尼。  随着东尼的腰部动作,薇拉已停下的姣好身材又开始扭动了起来。在经历了一次高潮之后,身体的抗拒动作之中,还带点欲拒还迎的味道。嚐过了那飘飘欲仙的滋味,此刻也难以再抗拒了吧?  东尼的手放在薇拉的腰部,肉棒缓缓的在薇拉体内进出着,薇拉柔嫩而修长的玉腿轻轻的举起,然后难耐的双腿缓缓举起,轻轻的放在东尼的后腰。彷彿发现自己动作的淫蕩,薇拉赶忙偷偷的放下双腿。  过了一会,东尼在缓慢的进出中,开始夹杂了一两下快速而大力的节奏,薇拉每次在东尼的快速抽插之中,都会难以自己的把修长玉腿,盘在东尼的腰后,然后发现自己的举动后,又偷偷的放下。  突然的,东尼狠狠的一插到底,便停住不动,受此刺激的薇拉,玉腿也随之高高的举起,然后紧紧的盘住了东尼。东尼低声笑了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大力的急出急进。  薇拉那洁白无暇,修长柔嫩的玉腿,也不再放下,而是牢牢的盘在东尼的后腰,然后,偷偷的,薇拉悄悄的踢掉了还挂在脚上的内裤。  薇拉踢掉内裤的同时,我的心也堕入了黑暗的深渊之中。她这个动作所代表的意涵,是不是心内对淫欲的渴求,已经高过了矜持的想法呢?是不是在东尼的挑逗之下,已经弃我这男友不顾了,决心尽情的享受?我不知道,也不敢再猜测下去。  薇拉的这一个小动作,显然是逃不过东尼的法眼,东尼一面开始加大力道的抽送着,一面在薇拉的耳边嚼着舌根。  「唷,自己把小裤裤脱掉呢,脚还夹得这幺紧,舒服喔?」东尼淫蕩的对薇拉说着。  早已满脸通红的薇拉听到这话语,更是害羞的恨不的找个地洞钻下去,那双修长玉腿的也想要放下,可是试了几次,总是才刚刚鬆开,放下一半,东尼的腰就会大力的顶弄几下,而自己的腿就又在刺激之下,不由自主的紧紧夹在他的腰后。最后,只能默认般的继续的夹着。  薇拉到目前为止,即使已经被东尼征服了,被肉体上的快感淹没了,但是她的表现仍然是含蓄的,矜持的。就算偶尔发出了不可抑制的呻吟,也是小声的,然后便继续的,紧紧的咬着她诱人的下唇。  而东尼显然是不满意这个成果,他要的是薇拉完全的放开自己,要的是薇拉更深的沉沦,爬不起来的堕落。  东尼大力道的抽送持续着,不过速度缓缓的减慢了下来,然后减慢到一定的程度,又开始慢慢的加快。每一下却仍然都是全根没入的大力抽送,这样的挑逗是另外一种的刺激。  「放开喉咙叫出声,会更舒服喔,相信我。」配合着腰部的动作,东尼开始了下一阶段的诱惑。  随着东尼继续着腰部的动作,薇拉的嘴张的大大的,仍旧只有些微的呻吟声传出来。  东尼突然改变成轻插浅送的动作。  「叫阿,会很舒服的。」东尼说着,突然大力而快速的顶了十几下。  「哦~~~」薇拉的呻吟声随着传出。  「对,就是这样,我没骗你吧?」东尼持续的挑逗着她。  又是突然的顶了十来下。  「哦~~~,唉~~~」薇拉又是几声单音节发出。  这次东尼轻插浅送了很长的时间,然后才是大力而快速,持续着的。  薇拉的声音随着这次的抽动传出,这次是持续的呻吟,没有间断。  「大声点,叫大声一点会更舒服的。」东尼说着。  薇拉在东尼的话语影响下,随着仍然快速而大力的抽动刺激之下,声音也听话的逐渐的大声,狂野了起来。  「叫我的名字!叫我的名字!」东尼大喊着。  「啊~~~东尼,东尼,哦~~~」薇拉双手紧紧的扣住东尼的肩膀,然后滑到他的颈后,再下滑到背部,紧紧的,主动的抱紧了东尼,把自己高耸的胸部,顶在东尼的胸膛,缓缓的摩擦着。  「说你很舒服,说我很棒,说阿,说阿!」东尼发狂似的大叫着,同时腰部失去控制一般,以极高的速度震荡着。  「我,我...」天性羞涩的薇拉还是说不出口,只是跟着狂乱的扭着美丽的躯体,脚指再一次蜷曲了起来,眼看即将再次攀上高潮的顶端。  「不说,我要停了。」东尼彷彿知道薇拉的情形一般,用最恶毒的方式逼迫着她,同时,动作也示威似的放慢了下来。  「啊~~~不要~~」薇拉求饶似的说道,同时身躯扭动的更加剧烈了,腰也忍不住自己上下摆动起来,试图靠着自己的动作,获得所要的满足。  「那你就说阿,说出来会更舒服的,相信我。」东尼不为所动,只是快速顶了几下,给了薇拉一些甜头,又开始放慢。  「好..舒服~~你..好棒~~~好棒~~哦~~~」薇拉终于放下了矜持,彻底的臣服在 东尼 的挑逗之下。  「是不是要高潮了?说阿..」东尼回复快速的震动,继续引导着薇拉。  「是~~高潮了...啊!」薇拉口中说着,彷彿受到催眠一般,身体也跟着爬上慾望的峰顶,到达了高潮。  「吻我!」东尼命令着。同时把嘴唇移到薇拉的上方。  「唔~~~」薇拉柔顺的抬起脖子,主动把美丽的火热双唇亲自奉上。两人热烈的拥吻着。  目睹整个过程的我,好似心中的血液已经滴光了,看到这却没有太心痛的感觉,而是一种惊讶与漠然,惊讶于薇拉的内心的转变,此刻的她,是不是已经接受了东尼,把她当作自己新的男友了呢?我毕竟不是薇拉,只能自己胡乱猜想着,不过我所知道的是,我心中的那个清纯的薇拉,再也回不来了。  东尼躺在了薇拉身边,随即侧身抱起薇拉的娇躯,然后转身向上。  改变姿势的同时,东尼仍是紧紧的抱着薇拉,和她热烈的接吻着。  薇拉羞涩的跨在东尼健壮的身躯上,面向着他,闭着双眼,沉迷于醉人的舌吻之中,两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口中交缠着,薇拉一面吐出香舌,一面发出诱人的鼻音,哼哼嗯嗯地。  东尼双手在薇拉坚挺的双峰柔搓着,不管他怎幺压扁搓弄,充满弹性的乳房总是很快的变回原型。  东尼的腰节奏缓慢的向上顶着,双手施力之下,薇拉原本害羞趴着的身体渐渐的抬起,最后改为坐着的姿势。  东尼双手享受着柔搓乳房的快感,一面挺动着腰部,上上下下的。  薇拉渐渐的被快感吞噬着,由一开始害羞的被动,慢慢的,腰部自己动了起来。身上纯白的衬衫,原本还有两个柔润的玉臂在袖子内,此刻亦随着薇拉的动作,悄悄的滑落,彷彿象徵着她的纯洁,也跟着掉落一般,讽刺的垂落在地面上。  薇拉开始主动之后,东尼马上停止了自己的挺动,改而双手扶着薇拉水蛇般的纤腰,帮助薇拉完成上上下下的套弄动作。同时,他的双手亦伸到薇拉的腰间,解开了她黑纱裙的釦子。  薇拉渐渐的狂野了起来,完美的身躯后仰着,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因为刚刚东尼在换姿势的时候,拿出一个眼罩帮她带上。  不过,从那低低的呻吟,从飞散在空中的乌黑秀髮,旁观者不难猜到,她是享受的,愉悦的。  黑纱裙被东尼的手,缓缓的剥下,离开了薇拉那动人的娇躯,使得薇拉终于一丝不挂,完美的胴体,展现在身下的男人眼前。  默然地,房间的门悄悄的开启,一个黑色的影子偷偷摸摸的闪进房内。  薇拉和东尼似乎都没发现似的,两人仍沉醉在爱欲的交合之中。  当人影逐渐清晰之时,我的心中惊骇莫名,无法接受。  瘦瘦高高的身材,满脸猥亵的表情,让我几乎认不出他,但是他确实是我认识的,熟知的,几乎天天黏在一起,跟我最要好的「兄弟」。  亨利。  剎时间,我完全明白了这整件事情,彻彻底底的。  我输了,原来以为输给了东尼的心机,败在他的料敌如神的算计之下,现在我才知道,这一直是一场不公平的战争。  加上了亨利,这个局,想必从那晚开始,不,甚至更早,就已经设计了。原来不只东尼,亨利也垂延薇拉已久,从无意透露录像档开始,一步步的,把我诱入了这个精心设计的骗局之内。  这幺说来,即使我没发现隐藏档,亨利在之后,应该也会藉机「帮」我发现的,而东尼拿给薇拉观看的档案,想必是亨利早料到了我会强暴珍,而提早回家,把整个过程给拍了下来吧?  之后,一定是发现我快要追查到了真相,所以才提早行动,在这时候对薇拉下手的吧?  刚刚东尼在进入房间之前,所打电话,就是打给亨利的吧?告诉他一切都已搞定。而我之前打电话给亨利的时候,发现他在车上,就是他正要赶去这淫乱的现场吧?  「薇拉,醒来阿,张开眼睛阿,看看旁边啊!」完全无视我在心中的大声疾呼,亨利悄悄的靠近了床边。  亨利悄悄的伸出手,戳了戳东尼。东尼发现了亨利的到来,会意的鬆开了握在薇拉腰间的双手,而与此同时,亨利的双手也覆盖上薇拉的美丽双峰。  这样看来,珍和亨利根本不是私底下的暧昧,根本是东尼一直就和亨利在分享着她,我想,就和接下来他们要对薇拉做的事是一样的吧,把薇拉调教成接受三人禁忌游戏的女玩伴。搞不好,之后还会变成加上一个珍,直接来个四人行呢?  薇拉没有发觉外人的加入,在眼罩的作用之下,此刻,她的感官比平常更敏锐,更来的敏感。更不要说她能听到我心中的呼喊了。  原本矜持着的薇拉,紧咬的双唇已经大大的张开,羞涩的动作也自然了起来,不再有害羞的感觉,几次的高潮下来,我猜,想必她的情慾已经完全的被开採出来了吧?  上上下下的套弄速度逐渐的加快着,口中的呼喊也逐渐狂野,就在即将再一次达到高潮之前,东尼及时的起身,推倒了薇拉,拔出了肉棒。  彷彿排练过数百次一般,亨利代替了东尼,在东尼偷偷下床的同时,亨利进入了薇拉的体内。  刚刚被打断的高潮,加上之后短暂的等待,已经让薇拉,被高潮的渴望给淹没了,完全没有察觉异样的她,在亨利的动作之下,一样的呻吟出声,线条修长而美丽的娇羞玉腿,再一次的交错在男人的腰后,紧紧的盘缠住。不同的是,这是另一个男人阿。  亨利稳定的抽送着,不快不慢,不慌不忙。薇拉刚刚稍冷的情慾迅速被急速的挑起。  东尼移动到薇拉后方,邪恶的微笑着,看着薇拉癡迷的脸。  亨利成功的把薇拉挑弄到焦躁的情绪之中,渴望着刚刚被打断的高潮的到来,难耐的双腿时而紧夹,时而放鬆,呻吟声也一波接着一波,无意义的,却又隐喻着对那欲仙欲死的顶峰的嚮往。  又一次的,薇拉的脚指蜷曲了起来,这是高峰来临前的徵兆。  一旁等待已久的东尼,快速的揭下了薇拉脸上的眼罩。  缓慢睁开双眼的薇拉,赫然发现身上的男人的身分。  「你..啊~~~不~~~变态~~~唔..」薇拉尖叫着,想要抵抗,想要爬起身的动作,却在亨利的快速抽动之下,以及自己受到惊吓的时候,肉璧自然的紧缩的状态,两种双重作用之下,无可抗拒的,攀上了比前几次还要高的高峰。  把薇拉送上高潮的亨利,并没有因此而停了下来,他腰间快速的抽送,仍然持续着,也因此,薇拉的高峰也一直持续着。  「啊~~~不行了,要死了~~~啊~~停,停~~~」薇拉发出了狂野的呼喊,高声的尖叫求饶着。持续的高潮,使得她快要发狂,超出了她所能忍受的极限之外,也完全的忘了所有的礼教,只能承受眼前两个男人的玩弄。  东尼此时也再次加入了战局,他的嘴封住了薇拉,手也在粉红的小点上逗弄着,而亨利的手也没闲着,左手胳膊夹着薇拉的玉腿,手掌握住了柔嫩的雪腰,自己的腰仍然快速的震动着,右手往薇拉的私处游移,找到了凸起的小豆子,以食指指尖快速的逗弄着早已涨大的突起。  还在高潮的身体是敏感的,加上身上多处的敏感带同时受袭,当东尼的嘴离开薇拉诱人的双唇时,薇拉无力的双唇仍是张开的,一些口水从嘴角流下,身体大幅度的痉峦、抽动着。  东尼举起左脚,跨过了薇拉的头,挺起怒挺的分身,往薇拉的口中送去。  「唔~~」无力抗拒的薇拉只能任由他们二人玩弄着自己美妙的胴体,亨利的动作又有变化,他抬起了薇拉的左脚,对着细緻的脚指吸允了起来。  似乎是一切已成定局,又似乎是自暴自弃,薇拉放弃了抵抗,反而柔顺的伸出娇嫩的玉手,握住了东尼的分身底部,吸舔了起来。  突然,亨利放下了薇拉的脚,腰部跟着剧烈的震动了起来。感应到变化的薇拉,才刚刚有一点鬆弛的身体马上跟着紧绷,也不自觉的吐出东尼的分身,大声的淫叫着。  「啊!」亨利跟薇拉两人同时叫了一声,隐约听到噗噗声响,接着,亨利大口的趴在薇拉身上喘着气,薇拉也是张大了嘴,猛喘着。  东尼在旁等的不耐烦了,拍了拍亨利,亨利起身拔出的时候,薇拉又忍不住叫了一声。  东尼把薇拉的身体翻转过来,摆弄成半趴半跪的姿势,薇拉此时早已全身无力,在东尼的摆布下,整个上半身趴在床上,雪白的丰臀却被东尼给捧起,高高的向后翘着。  伴随着一声薇拉的淫叫,东尼从后面插入了薇拉体内。  一手从后方伸到胸前,握住了受引力而下垂的乳房,逗弄着硬挺的乳尖,另外一手则是爬上了饱满的臀肉之上,扳开了臀肉,找到了扩约肌。  「啊~~~不要!那里~~啊」薇拉惊慌的叫着,试图闪避着。  东尼并未理会薇拉的抗议,腰部开始耸动了起来,同时,大拇指也在扩约肌四周按摩着。  新的刺激传来,薇拉原本无力的身躯,忽然又有了力气般,上身挺起,双手撑着床,变成了跪爬的姿势。  亨利休息了一阵子,不甘寂寞般,走到了薇拉的眼前,缓缓的坐下。  不等亨利示意,才刚刚坐好,薇拉便主动的握住亨利的男根,纤纤玉指,紧紧的包围着肉棒,上下套弄着。  软垂的男根随着挑动,逐渐的涨大,薇拉自动的伸出了舌头,舔起了男根尖端的伞状物。  亨利舒爽的坐在床沿,享受着薇拉的口技服务。此时的薇拉,双眼充满了无尽的慾望,彻底的迷失了自我。  薇拉舔弄了一会,眼神柔媚的瞟了瞟亨利几眼,缓缓的张开樱桃小嘴,把涨大的男根含入口中,套弄了起来。  东尼和亨利两人对视一眼,彼此在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无尽的笑意。  东尼开始专心的低头抽送着,牙根渐渐的紧咬着,速度也随之加快。  薇拉不安的晃动着明晃晃的雪臀,準备迎接着即将到来的冲击。  忽然地,东尼停止了抽送的动作,下半身不规则跳动着。薇拉也停止了口中的吞吐,仰起头,闭着眼享受着被浇灌的感觉。  亨利本已下垂的巨蛇,在刚刚薇拉一轮的口舌服务之下,转眼间,又已经昂首吐嘶,蓄势待发着。已射精的东尼,退出软绵绵的分身,翻身下床。  亨利则是身体往下滑,捧起了薇拉丰满晃动的双乳。薇拉会意的更加挺直自己的腰,主动把乳尖送入了亨利的大口之内。  东尼站在床边,拉起薇拉的一只纤纤玉手,放在了他的下体,薇拉乖巧的握住软垂的分身,如葱玉指轻轻的逗弄着,很快的,下垂的下体有了反应,虽然才刚发洩过,此刻又见起色。  薇拉此刻的身上,沾满了汗珠,无暇如玉的肌肤上,隐隐的泛着粉红的光泽,使她那本就充满诱惑,天仙般的美妙胴体,更加添了妩媚动人的光华。  原本应该是心痛万分的我,目睹了整个薇拉堕落的过程之后,心态却有了急遽的变化,最明显的,是我竟然发现,不知道什幺时候,自己的下身已悄悄的举起。  是薇拉太妩媚了吗?或许吧,这是我从来没看过的薇拉,那娇柔的眼神,妩媚的表情,浪蕩的媚态,淫靡诱人的胴体。一再更新着我脑中薇拉鲜明的清纯可人的印象,也挑逗着我的神经。  亨利在享受一阵自动受上门的美乳之后,伸出了舌头,从胸部的上方往上舔,越过了薇拉白嫩的脖子,细緻的下巴,想要吻上她的双唇。  薇拉嘤咛一声,欲拒还迎的闪躲着。即使肉体已经沉沦,并不代表,在她的心理也接受了。毕竟在情慾推波下,薇拉纵使心理想抗拒,肉体的反应也由不得她。  而接吻却不同,接吻不只代表肉体,也代表心理上的接受。薇拉虽然在两人挑逗之下,无可抗拒的爬上高潮,无力的任两人玩弄,但是并不代表,她的心理,就因此而接受了这三人同床的禁忌游戏。也因此,薇拉极力闪躲着亨利的嘴部攻击,不愿意让他得逞。  不过这都是薇拉单方面的意愿,在场的两位,哪会如她所愿。  亨利见久攻不下,哼了一声。双手下滑到薇拉的双臀上,用力的往下压,昂首的巨蛇找到了幽谷的入口,钻了进去。  东尼走到薇拉身边,一边继续享受薇拉那柔润的手掌,传来的细嫩感觉,一面伸出手,爱怜的抚着薇拉洁白的美背,而同时,另一只手则轻轻的往两片臀肉中划去。  薇拉摇晃抗拒的头停止了左右的晃动,腰部向下,美臀和双峰却是上挺,整个身子受到了各方面的同时刺激,绷的紧紧的。在这些刺激下,开启的双眼不禁忘情的闭上,鼻中哼出恼人的音调,双唇张开,呻吟声流窜出来。  亨利抓紧了这个时机,同时对準了目标,大嘴一覆,牢牢的吸住了薇拉轻吐在双唇外的香舌,兴奋的吸允着。薇拉惊慌的想要躲避,亨利强壮有力的双手已紧紧抱住她的头部,使其难以移动分毫,只能呜呜的叫着。  晃动着腰部,亨利开始挺动起下身,东尼的手也到达了目的地,在两片臀肉之间游移,放肆的抚摸着,手指也悄悄的在菊门周围画着圆圈。  嘴中虽仍呜呜的叫着,显示出心中的不愿,腰部却自动的配合着亨利的挺动,上下耸动了起来,随着东尼的爱抚,画着的圆圈逐渐的缩小,薇拉腰部的上下幅度与速度也渐渐顺畅了起来。  就在东尼的食指,轻轻的探入菊门之时,薇拉的双唇终于放弃了抵抗,开启了门扉,薇拉的丁香小舌,也和亨利的粗糙舌头交缠着,原本在亨利肩膀推拒的双手,也改为一手捧着亨利的脸颊,一手轻抓着他的头髮,回应着亨利的索吻。